首页 原创文章坐井观天正文

菊厂251事件的法律事实与客观事实辩

zzcuihl 坐井观天 2019-12-05 369 3

一直以来都不太喜欢凑热点,毕竟不是靠这个吃饭,风口之上,大多数人更喜欢情绪表达,而不太在乎真正的逻辑是什么。风口一过,接着找另一个瓜去了,至于当事人是死是活,其实没有太多人真的关心的。

真正让人忍不住想说两句的,是看到了某大V的文章《叶檀:华为需要“道歉么”?》,毫无原则、无底线的跪舔权贵的做派。

首先,对于事实究竟如何,其实我们都是道听途说,不同的人由于立场不同,目的有异,会有意无意的保留一定的倾向和选择,而极难做到客观准确。极端一点,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事实一说,就像我们所熟知的“薛定谔的猫”,我们以为的事实只是我们看到的、以为的所谓“事实”而已。只要我们相信那是事实,那么讨论的关键就不再是事实本身,而是将其作为一种假设条件,讨论基于这种假设的逻辑分析与观点碰撞。

叶檀女士抛出来一个观点:法律事实并不一定等同于“客观事实”。这句话对不对?不可否认,的确是有一定道理。我就亲身经历过这种事情,有个人借了我一笔钱,但是转身就不认账了。从证据角度看,的确我没有百分之百的铁证,虽然法官内心是相信这个事实,但是从法官的个人绩效考虑,他选择了和稀泥的做法,威胁我不同意调解,少要一部分钱就判我败诉,又告诉原告不同意还一部分款就叛他败诉,最终的结果从法律认定上是只确认了我一部分债权,欠债的人得以赖掉了一部分帐。所以,法律事实的确会与实际发生的事实有出入。

但是,这件事是我自己评判自己,而评判结果又不需要他人承担责任,所以我有绝对的评价自由。但如果是我们评价其它人是否有罪,能不能仅仅以我们的观察,甚至是道听途书,来给他人下“判决书”呢?显然是不能的。

舆论、道德评判他人是否有罪,最好,也是唯一可靠的标准,就是法律事实。哪怕你的内心再笃定他是个坏蛋,十恶不赦,但是法律认为他没有罪,你就不能说他有罪。尤其是媒体,或者社会公众人物,更没有这个资格、也没有这个权利超越法律判断他人有罪。

曾经很长时间,我们习惯于“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习惯于“结果正义终于程序正义”。但是慢慢的就发现,我们以为的坦白,其实很多时候是屈打成招;以为的抗拒,其实在坚守正义的底线。我们以为的“这个人明明有罪”,其实真的是我们以为的明明有罪,而不是真的有罪。真正的有罪与否,前提是程序正义保障下的法律标尺的衡量,如果没有了程序正义,就像是标尺就是错的,那么衡量出来什么的结果就无关重要。

在司法实践中有句话叫做:法无禁止皆可行。因此,如果法律不能判定他有罪,那么他就是无罪的,二不存在什么“客观上有罪”但法律认为“无罪”一说。

与此相反,倒的确是存在法律认为有罪,但从情理上认为无罪的情况。导致这种现象,是由于法律本身的不完善造成的,在设计法律条文的时候,有意或者无意的留下了一些BUG。比如我们关于枪支标准的认定,按照法律规定的标准,能够对人眼造成伤害的东西就可以认定为枪支,事实上一个手指头轻轻戳一下都可以造成人眼受伤,所以逻辑上讲,手指头也可以认定为枪支。那么根据这样的法律,的确会造成不应该判为有罪的人被判了重型。

第三个问题,是菊厂的做法是不是诬告,或者说大家为什么认为他是在诬告。所谓诬告,是指捏造犯罪事实,作虚假告发,意图使他人受到刑事追究,情节严重的行为。

我们只听到了李元洪一方的说法,而华为又不屑于解释,放弃了自证清白,所以即使是李的说法有瑕疵,我们也没办法进行更多的求证。在法律上,如果诉讼一方放弃应诉,法官有相对义务理清事实真相,但是法律是要靠证据说话的,放弃应诉一方不提供有利于自己的证据,就更不要指望对方提供有利于自己的证据,所以通常放弃诉讼一方都会败诉。所以,我们只能相信李说的且符合逻辑的部分是事实。

这里面有几个关键点支撑菊厂存在构陷的结论,第一是从结果看,法律宣布了李是无罪的,那也就说明了菊厂控告的事实是不存在的,无论它是多么不服气,除非它有证据推翻法院判断,但从关了251天都拿不出来证据,那应该就真是没有。

第二个关键点,是李被关押的251天中,被控告的罪名是在换来换去,而菊厂一方的证言也是改来改去。如果是基于事实,哪怕是基于菊厂自己以为的事实,那么至少不应该改自己的证言,否则就一定是诬告。当然,菊厂可以将责任推到一两个员工身上,但是对于组织而言,在内部你界定责任,可以到人头,但对外,责任是不能向下转移的,员工是你请的,自己约的炮,含着泪也得打完。当然,除非菊厂拿出事实,证明李说的被控告罪名变化是虚假的、证言变更也是虚假的,但截至目前,菊厂没这么说。

第三个关键点,是菊厂缺乏对法律和人心的基本敬畏。法院的不起诉决定书已经说的很清楚,要求菊厂为李恢复名誉,消除影响,但菊厂依然坚持基于事实起诉李是其权利,而没有一丝的道歉、恢复名誉的味道。法律已经告诉你事实是人家没有罪,那么你菊厂坚称的事实又是什么?这是赤裸裸的蔑视法律。

虽然理论上讲李的确有起诉菊厂的权利。但是正像阿纳托尔·法朗士所言:在其崇高的平等之下,法律同时禁止富人和穷人睡在桥下、在街上乞讨和偷一块面包。”

说来说去,其实就一句话,在指责别人的时候,法律认为不存在的事实,那就真的是不存在。在自证清白的时候,除了法律依据,还需要让别人从内心相信。否则就是胡搅蛮缠。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不惑人随抒

评论

精彩评论
  • 2020-06-01 17:13:24

    菊厂到底是那个,你能直接说吗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