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创文章坐井观天正文

四季轮回皆过客,企业为什么会盛极而衰

郑州小小 坐井观天 2019-12-04 398 2

前几年曾经在游览著名的苏州园林“拙政园”,说实话那个园子远没有我想象的精美,甚至到处都透漏着一丝丝的破败与寒酸。让人记忆最深刻的,倒是建这个园子前后发生的故事。

官场失意的御史王献臣,历时四年简称二百余亩、当算当成传家宝的拙政园林。未料想,在王献臣死后,其子一夜赌博便将拙政园输给了一个叫徐少泉的人。当然,这个所谓的赌博是个怎么回事,想比有很多不可言说之事,但其结果, 就是我们我们都能看到的了。

无独有偶,杭州曹雪芹故居也是我一直念念不忘的地方,虽然其占地面积跟拙政园没法比,但内在建筑只精美,构思之巧妙,远不是拙政园所能比拟。要说相似的一点,是花了50万两白银建成豪宅以后,不足10年,胡雪岩便在穷困潦倒中死去,豪宅也以区区10万两白银抵债给了刑部尚书协办大学士文煜,富不过一代便灰飞烟灭。

人世无常,企业更是如此,能活过百年的屈指可数,根据调查,50%以上的企业活不过5年,能屹立潮头长达十年的已经算是异数。回头想想,当年如日中天的诺基亚,倒下后也不过10年。而无所不能的微软,似乎在移动互联时代已经很久没什么声音了。

一时一时的辉煌灿烂,就如深夜绽放的烟花,当下看着光彩夺目,过了今夜,又有谁能够记得呢。曾记得有人讲过一个段子,做人成功的标准,是90岁还没有挂在墙上,300岁还挂在墙上。而对于大多数企业而言,活过百年就是个意外。

为什么企业如人一样,会有生老病死,而无法长命百岁,长寿绵延呢?

其一:增长陷阱

企业如人一样,一旦停止增长,就会开始衰老。不同的是,人的衰老是自然规律,五脏六腑也没有选择的权利,只能陪伴这个人到老,而不能始乱终弃。但企业不一样。

但可悲的是,没有那个企业可以一直增长。再厉害的企业,最终都需要面临行业的天花板问题。而多元化,尤其是非相关多元化,从历史规律看,跟重新创业的成功率一样,都属于小概率事件。

我们曾经视为腾挪传奇的诺基亚,由一个伐木公司变成移动通讯霸主,但依然在智能手机时代被甩下了时代战车。

其二:规模经济边界

相对于个人,企业最大的优势就是规模经济。个体户做生意,既得懂财务、懂产品、懂服务,还得八面玲珑会交际,对人的要求非常高,反过来讲没有哪个人可以在所有维度都做到专业极致。而企业就不一样了,到了一定规模,就可以进行职责分工,做技术的专门做技术,做销售的就专门做销售,而管理者则从体力劳动乃至低层次的脑力劳动抽身出来,专心做更高层面的决策思考,分工就为专业能力的提升给予了保障。

但是企业的规模经济效应是有边界的,随着企业规模的越来越大,内部的纵向层级、横向部门就会越来越多,内部协同、沟通复杂度就会呈几何级增长,管理成本的增加就会逐步吞噬规模经济带来的好处。当管理成本超出了市场交易的成本,企业就会面临规模经济边界,再扩大规模就是不经济的。这就回到了第一个问题,停止增长对于企业同样是灾难。

其三:合规与创新冲突

随着企业的规模越来越大,管理复杂度越来越高,解决内部管理成本增加的最好办法,就是通过制度、流程、标准、最佳实践来规范业务运作,保障合规,防范风险与不确定性。

但是,当企业达到一定程度,为了保证规范的可适用性,对于各个细分业务的特性差异就越来越难以照顾的到,一个典型的特征就是国家的法律。因为要考虑到各种适用性,法律就只能退化为社会的底线,只能告诉我们怎么做是不对的,而不能指出可行的路径。

按照法律办事,只能保证不受惩罚,而不能告诉你怎么做可以发家致富。但企业的目的不是为了避免犯错,而是要赢得客户、获取回报,需要在不确定之中觅得商机,创造模式,创造客户。不确定性又是风险和损失的主要来源,所以合规与创新天然就存在矛盾。

企业不够大的时候,需要靠管理者来平衡合规与创新的矛盾。但是随着企业越大,管理者就越难以做好这种平衡。类似几十万人的企业,上层的管理者能知道有多少具体业务都很难,做有效的决策则难上加难,规则与创新的冲突就会在所难免。

花开无声落叶青,四季轮回皆过客,生老病死乃人之宿命,企业也是一样。看着他起高楼,看着他宴宾客,看着楼塌了,看多了也就习以为常。而时代,总是在不停的向前奔跑,不知疲倦,永不停息。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不惑人随抒

评论

精彩评论
  • 2019-12-04 11:41:57

    无条件收录各类优秀正规站,希望能多个做网站的朋友!

  • 2020-06-01 17:12:47

    生老病死,日夜乱回,都逃不过自然规律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