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创文章闲情雅致正文

秋去冬来,又是一年

zzcuihl 闲情雅致 2019-11-16 260 6

当窗外的秋白变得更亮时,我知道,冬天来了。

抬头窗外,长满了斑秃的泡桐,叶子布满了黄斑,不管是如何的不甘心,也无法阻挡那不变的轮回,慢慢的退掉一身的青涩,掉落泥土,化身与苍无。

也许是一种误解,胖子原来也是怕冷的,我就既怕热又怕冷,恨不得一年四季都与空调为伴。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一种劫难。无论怎么用力的关窗户,凉风依然能够自由的出入,仿佛还吹着若有若无的口哨,讽刺我的白费功夫。

缩一缩衣袖,似乎暖和一些,但并没有什么鸟用,苦苦期盼的暖气,就跟害羞的小媳妇一样,怎么好言相劝,都不肯撤下盖头,赏一个笑脸给给我。

在这骂娘的季节,人往往就会垂影自恋,暗自叹息,就像酒鬼看到了好酒,不搓一搓手就感觉是缺乏了药引子,连生活都失去了滋味。我也不能免俗,很多个夜晚都思来想去,当我老去的那一天,再也无力呼吸,脑子里到底是会懊悔、解脱,还是仅仅心无旁骛的再呼吸一口空气?

与动物不懂,人之所为为人,最大的长处就是喜欢自寻烦恼。从蹒跚学步开始,就开始羡慕别人的健步如飞;等上了学,恨不得跟别人家的孩子换个脑袋;工作了,才知道原来上学还挺幸福的;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小家,稍一打听,原来那个什么都不是的阿猫阿狗已经财务自由。

真她娘的,啥时候才能不惑?

人生四十,旅程过半,才知道古人讲的“四十不惑”也只是别人的成功经验,剧本里早就写好的人情世故、世事练达原来并不是工龄工资的标配,就跟着恼人的季节一样,天冷也不一定就有暖气,通暖气了也不一定每一家都热。

记得刚上高中,父亲给我讲过,到了高中就得好好学习了,那里的同学可不想咱这穷乡僻壤,厉害的人多了去了。说实话,我被吓得半死,如果连智商都被人碾压,那我该靠啥生存?毕竟,对于我而言,考大学的唯一目的就是不用这么辛苦。

果然,进入高中,上了大学,进入职场,我都遇到了不少高人,有人可以通篇背诵金庸小说,有人可以在一周时间学自学画一幅有模有样的写生,更有人天天吊儿郎当连晚自习都不上依然给尊称为学霸。

而我,就……,五音不全,五谷不分,不学习就不会,不努力就真的不行。好在,咱懂得好饭不怕晚的道理,年龄越大,反而变得越愿意学习,越会学习,慢慢的也小有所得,智商依然在线,遇到何方神圣,也并不怯场,整就完了。

不过,老天爷还是喜欢悲剧多过喜剧,情商一项似乎依然不愿意打开通达的窗户。苦苦期盼,依然没有等来解惑圣水的沐浴。仿佛依然生活在泥水之中,苦盼着面向大海,春暖花开。

也许,这正是我怕冷的原因,每每在寒风刺骨之前,就已经想着用外物遮蔽,而不敢试一试身体的极限。也许,冬泳的魅力正在于此,跳进冰水之后,可能才能够真正感受到冬的美好,感受到人体内在的力量。

经历之后,方有不惑。虽然刺骨,能壮体魄。

也许,什么时候能够忍住内心的躁动,好好把一直想看,但一直没看的书读完;什么时候能够“静坐只思己过,闲谈不道人非”,才是真正的成熟的那刻吧。

而现在,也许还是要忍耐这闹人的寒气,并尝试去与它交谈,将它作为朋友,感受它、体会它,经历它。

毕竟……或喜或悲,或拒或迎,该来的终究要来,包括成长、包括老去,也包括醍醐灌顶的那束光。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不惑人随抒

评论

精彩评论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