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创文章坐井观天正文

救画还是救猫,自己高兴就好

郑州小小 坐井观天 2019-11-14 189 4

先救画还是先救猫,一个无厘头的问题却惹来了无数的口水。稍有点思索能力的人都知道,这个假设压根就不存在。猫比人跑的还快,压根就不需要人救。

但是,在成年人的世界里,做选择确是无时无刻都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问题。没有谁无所不能,没有谁事事顺心而已,更夸张一点讲,能有选择的机会,已经是非常幸福的事情了。

只不过,当不得不做选择的时候,到底该怎么办?是倾听远方的哭声,还是顾及眼前的苟且?

如果是我,老子爱咋样咋样,怎么选都对。想救猫救猫,想救画救画,惹恼了老子一个都不救,当一个“范跑跑”你又奈我何?

李诞说的很对,所谓的高尚,其实就是一些人读书读傻了,或者是别有用心的骗子,也不劳其筋骨,也不痛乏其身,就想着如何牺牲这个小我,成就所谓大我,又牺牲那个小我,还是成就他的大我,最后的最后,我们终于明白,所谓的大我原来就是那个骗子。

无聊的时候听听广播,一位DJ随口说了一句至理名言:人类要发展,全靠一个懒。猴子厌倦了每次掏耳朵都得靠着树,所以开始练习只用后肢走路,就出现了猿人。猿人厌倦了每次吃生的东西都需要痛苦的消化,于是学会了使用火。因为不想跑步,就发明了自行车,因为不想费力,就发明了汽车,因为抄写的太慢,就发明了印刷术,因为逛街太累,所以就发明了马云……

有些人对我们说,劳动是人类的内在本质需求,糊弄谁呢?卖炭翁肯定不觉得“伐薪烧炭南山中,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是他的本质需求,卖火柴的小女孩其实也并不喜欢被冻死在路边,就连我本人,还是喜欢周末多过工作日。

那么,是不是因为我们的素质太低,修养不够,境界太低呢?

《镜花园》描述了一个君子国的故事:一名隶卒买物品,对卖货人言道:”老兄如此高货,却讨恁般低价,教小弟买去,如何能安!务求将价加增,方好遵教。若再过谦,那是有意不肯赏光交易了。”

卖货人答道:“既承照顾,敢不仰体!但适才妄讨大价,己觉厚颜,不意老兄反说货高价贱,岂不更教小弟惭愧?况货并非‘言无二价’,其中颇有虚头。俗云‘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今老兄不但不减,反要增加,如此克己,只好请到别家交易,小弟实难遵命。”

只听隶卒又说道:“老兄以高货讨贱价,反说小弟克己,岂不失了‘忠恕之道’?凡事总要彼此无欺,方为公道。试问哪个腹中无盘算,小弟又安能受人之愚哩。”谈了许久,卖货人执意不增。隶卒赌气,照数讨价,拿了一半货物。刚要举步,卖货人哪里肯依,只说“价多货少”拦住不放。路旁路过两老翁,作好作歹,从公评定,令隶卒照价拿了八折货物,这才交易而去。

看看,两个君子连生意都做不下去,反而需要路过的两老翁从公评定,才能够交易而去。

那么,我们再多思考一点,这个市场上有两个卖货人,隶卒非得掏高价钱买第一个卖货人的产品,那么即使是第二个卖货人质更优价更廉,也无法把自己的劳动成果变现。其结果,水平低的卖货人因为货卖完了会进行下一轮的生产,而,水平高的因为产品滞销反而无法再生产,这个循环往下走的结果,就是资源没有得到更高水平的利用,也就是资源分配没有达到最优。

这并不是一个笑话,我们知道,在老家农村,土地都是按人头分配的,但是种田水平却天差地别。同样一块地,当做林地与种上小麦价值会不一样,水平更高的人改成种草药那就会有更大的差别。脑子再活泛一些,圈起来养鸡、养猪,可能就又不一样了。

传统教育告诉我们,价格围绕价值上下波动,无差别的劳动价格决定价值,殊不知劳动怎么可能没有差别,同样的资源在不同人的手上,价值又会天差地别。正所谓,君之蜜糖,我之砒霜,这个世界上没有垃圾,而只有放错位置的资源。

对了,现在据说环保了,不让养猪,这下倒好,猪真的飞起来了。

国际歌是这么唱的: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每个人都做好自己,追求自己的效应最大化,不伤害别人,社会就自然会实现帕累托最优。

老想着为了自己臆想中的大我,牺牲这个小我、牺牲那个小我,最后可能自己也就变成了一盆糨糊。

所以,是救画还是救猫,都不管别人鸟事,自己高兴就好。更聪明一点的就应该知道,画和猫都没有自己重要,因为每个自己加起来就是我们大家。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不惑人随抒

评论

精彩评论
  • 2020-06-01 17:14:04

    过一天是一天,想这么多有用吗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