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创文章坐井观天正文

垃圾分类不应该搞大跃进

郑州小小 坐井观天 2019-11-06 234 0

1、说来就来的“垃圾分类”

就像是龙卷风一样,“垃圾分类”一夜之间从无人问津到铺天盖地,昨天好像是在讲上海人的事情,今天就看到郑州从12月1日起也要实行垃圾分类了。

2、垃圾分类真的有用么?

垃圾分类概念不新、做到很难

其实垃圾分类并不是一个新名字,至少二十年前,就有很多媒体提到了这个概念,街头也经常能看到双胞胎一样的垃圾桶,一个写着可回收垃圾,另外一个则写着不可回收垃圾。

尽管垃圾分类听着很高端,但在现实生活中,我们能看到的,以及新闻里经常鞭挞的,是垃圾没有被扔到不该待的地方,甚至在很多地方,往往是想扔垃圾都没有垃圾桶。

在一个连把垃圾放到垃圾桶里都还不是普遍都能做到的社会里,却要求同样一群人迅速学会如何识别四类垃圾,并且按时按点的投放,怎么看都有点拔苗助长了。

扔垃圾分类但处理不分类?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有一些垃圾桶尽管入口进行了分类,但进去以后,其实是一个公用的桶,在网络上也经常能够看到关于垃圾分类前后标识不一致,分类垃圾桶最后还是混装运走的报道。

我们能够看到的垃圾清运车,还基本上都是如下图一样,并没有将不同的垃圾分类对待。

至于在中国大多数城市,垃圾的处理也基本上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填埋。不管是干垃圾还是湿垃圾,统统都是埋掉拉倒。至于探索了很多年的垃圾发电,一方面会挥发有毒气体而受到广泛抵触,另一方面成本问题也限制了其广泛推广的可能。

所以,就目前而言,现实讲我们还不具备垃圾分类处理的能力。

3、好的管理应当是“本该如此”

社会管理是一个非常严肃专业性,要受到投入产出比的局限,受到民众认知能力、配套条件、实施机制等一系列因素的影响,而并非有一个好的想法就一定产生好的结果。

就以垃圾分类为例,将垃圾进行分类,尽可能的回收理性,即节约了资源,有减少了垃圾队环境的危害,听起来很有道理,对吧。但是,在不恰当的实际,用不恰当的标准去执行一项看起来很美好的政策,却未必能起到好的作用,甚至恰恰相反。

首先,垃圾分类对于居民而言肯定会带来麻烦,增加投入,对于生活并不会带来什么愉快的感受。在上海刚刚推行最新的分类标准以后,我们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段子来调侃垃圾分类的烧脑,什么干垃圾、湿垃圾、可回收垃圾、有毒垃圾等等,相信如果不查资料的话没有几个人能够搞得清楚。换句话说,当前的标准超过了普通老百姓的学识程度和文明程度。

垃圾分类还需要有垃圾分类处理、应用的配套产业去支撑,如果前面辛辛苦苦的投入巨大资源,耗费了民众大量精力投入,结果到了最后还是混装,而并没有分类回收的话,前面做的一切工作都会归零。

投入没有带来回报,就无法产生良性循环,只有热情、内心驱动甚至政策引导是很难坚持下去的。

再者,中国的老百姓并非不懂得垃圾回收,在我住的小区,有很多老人天天那这个长沟子去翻小区里的垃圾桶,不耐其烦的寻找矿泉水瓶、报纸等一切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我家里的收纸箱、就报纸什么的,也都被老人打包好,到很远的废品回收站给卖掉了。剩下的,大多就是真的没有什么利用价值的垃圾了。

我们当下,对于垃圾的回收利用,也就是能做到这样的程度了,可能即使是再回收垃圾,也不会一眼可见的回收价值了。

4、别人是如何做的

在媒体的眼里,日本是垃圾分类做的最好的国家之一。但我相信,日本垃圾分类做的好并不是,至少不主要是日本人善于垃圾分类,而是在恰当的阶段做了恰当的事情。

首先,日本是一个资源稀缺的国家,天生拥有很强的资源稀缺恐慌症。所以在日本回收有用垃圾就一定比我们更有利可图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从经济上有利可图是一件事能够广泛成功的最核心、最重要的推动力。

第二,日本是一个岛国,没有多少地方可以填埋垃圾,所以只能处理掉,再加上处理垃圾从资源利用上也是划算的,相关的产业也已经非常发达,能够承载垃圾分类的结果。

第三,日本的垃圾分类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同样经历漫长的从不分类到分类,从粗分到细分的过程,这个过程既与社会发展的过程相适应,也与配套产业的发展相配合,再辅以政府的政策引导、就自然水到渠成了。

垃圾分类不容易,垃圾处理不简单,社会文明提升更非一日之功,没有这些铺垫做支撑,垃圾分类的政策就很难做到“本该如此”,那么,又如何坚持下去呢?

也许,我们先投入一些精力在如何更好的处理垃圾上,寻找垃圾产业化的机会,再倒推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垃圾分类,以及如何通过产业、公众、政府的良性协作,在恰当的时候、做恰当的事情,才更容易做好吧。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不惑人随抒

评论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