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创文章坐井观天正文

又见病人杀医惨案,悲剧何时不再发生?

郑州小小 坐井观天 2019-10-23 208 1

10月22日上午,犯罪嫌疑人杨某某在甘肃省人民医院持刀对其曾就医的主治医生冯某某(女,42岁)行凶,导致冯某某不幸离世。

医生被称之为“白衣天使”,在全世界都是非常受人尊敬的职业。自古以来,医生更是被称之为“悬壶济世、医者仁心”。但是在当下的中国,医患矛盾却变得异常突出,医闹屡见不鲜,病人杀医的悲剧竟然屡次发生,为何?何为?

有人将医患矛盾归结于医疗行业太黑心、医生太黑心,如果说一两次的偶发事故,我们可以向个体找原因,就事论事的将问题归集到医生或者病人的个体品行上去。但当医患问题成为一种社会现象,甚至是一种共识,那么久很难以人的品格、德行来解释,而更多的需要从体制、文化上找原因了。

1、行业性客户关系问题多出现于市场竞争不充分的领域

稍微回顾一下,我们能够发现一个规律,大多数出现行业性客户关系紧张的情况,往往是这个行业处于管制状态,存在市场竞争不充分的的情况。

中国老百姓普遍背负了住房、就医、教育三座大山,这三个行业的共同特点是存在大量的客户纠纷。住房领域,交房即维权成为常态;就医领域,医患冲突愈演愈烈;教育领域,师生矛盾也屡见不鲜。

另一个共同特征,是这三个行业都受到行政力量的严格管制,住房市场的土地资源被牢牢攥在政府手里,而开发商行业大概又是当今政商关系最紧密的行业;医疗、教育则压根就不允许市场竞争,政府办医院、政府办教育占据了需求满足的主体。

政府之手伸的越长,市场的资源配置、优胜劣汰作用相应就难以发挥。政府包办的越多,供需双方就越难达成共识,于是就出现了很多匪夷所思、违背常识的现象:

在医院里,用纯正药材、科学程序、高学历人员提供服务的艾灸价格,居然比大街上那些不知道有没有用正品药材,随便培训几天就上岗的服务员的服务价格要低的多,跟谁说理去?

一个主治医师的门诊挂号费3.5元,主任医师5元,专家10~20元,要知道作为主治医师,起步门槛就得是研究生学历,几年住院医,30多岁才能开始有收入。而一个理发店的joy,培训3个月,剪一个平头,都至少15元起了。

医生的价值没有得到认可,病人就能够得利么?并不尽然,挂号政府定价,而医院还得自负盈亏,唯一的办法就只能是做检查、开大药方,要不然连保洁阿姨的工资都付不起。

医生的直接服务换不来经济利益,所以几乎所有的医院都是行政体系,多老未必多的,有没有服务好病人不重要,别出事,让领导赏识、多发文章才能得到升迁。这种机制下,指望着医生一个个都品德洁癖,是不现实,也不符合人性。

2、医患冲突的第二个原因是信息不对称

医疗行业属于典型的知识密集型行业,不夸张的讲,随便一个三级医院的科室里面硕士、博士的人数都比很多企业的研究生总数还多。而且医疗科学研究的对象是人体,科学实践具有很大的伦理限制,存有大量的未知领域,几乎大多数情况下,疾病的诊疗过程都是一个试错的过程,医生很难准确的预判疾病发展方向、概率和治疗效果。

而作为患者而言,病痛本身会对身体、情绪和认知能力产生巨大损害,要让患者客观、准确的认识自己的发病机理、疾病诊断和诊疗方案抉择,难度相当的大,甚至说几乎是不可能的,自然也就难以对于医生提供的医疗服务的合理性、经济型做出准确的判断、反馈和监督。

同时,患者承受病患折磨和经济压力之下,往往会对治疗效果抱有急切、不切实际的期望和预期,病急乱投医,又无法对医生是否尽责做出有效判断,也不具备议价能力和抉择能力。

以上两个因素,就造成医生诊断与实际疾病的信息不对称,医生诊断与患者认知的信息不对称,这种信息的不对称是天然存在,而难以弥合解决的。

3、医患冲突现象解决路在何方

古人言: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医患冲突可以说是当今中国独有,古代极少听闻,国外和极其罕见。那么,我们看看古人和外国人是怎么做的。

首先,政府要有所谓有所不为,让市场之手发挥作用。医疗服务本质上也是一个服务与被服务的关系,而医患冲突的根因,还是政府之手伸的太长,各参与方无法目标的共识与交换所致。

有所为,是要起到兜底作用,为民众提供基础的医疗服务,尊重人的生命权,在政府财力力所能及的范围让公民看得起病。

有所不为,就是将适合市场调节的主体还给市场,通过市场竞争来配置资源、优胜劣汰。优秀的医生可以获得非常高的收入,就会驱使其它医生努力变优秀,吸引更多的人才学医,更多的人才能够都享受到优质的医疗服务。

而政府的限价,要不是政府补贴,要不是收费方式的转移,要不就只能逼迫医生放弃这个行业,市场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转移的。

即使是政府提供的兜底,政府也不必自己上手,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宏观管理与微观管理,公共管理与经济参与是天然矛盾,而不能身兼两职的。实在不行,政府买服务就好了。

有钱人真的可以享受更优质的医疗服务,这个的确有些冰冷的现实,其本质与有钱人可以住更大的房子、吃更精致的饭菜、雇佣更多的保姆,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至于信息的不对称问题,其实在市场经济体系之下,这个问题并不难解决。第一个办法是品牌化,品牌本身就代表了知名度、美誉度和品牌资产,越是优秀的品牌就越爱惜羽毛,因为它犯错的代价就越高。

第二个办法,则是第三方市场力量的参与。西方市场经济更为成熟的国家极少听闻医患冲突,原因是病人并不直接跟医院发生经济关系,而是通过保险公司这个第三方来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病人不懂,但是保险公司懂,而保险公司从减少保费赔付的角度出发,有动力、有意愿去从专业级角度审视医院专业水平和医疗方案合理性,通过规模采购降低成本。

扩展一点来讲的话,从经济学的角度,天气预报的责任由保险公司承担,也远远好于政府部门或者学术机构,其内在逻辑就是通过经济关系的调节可以实现各取所需,在同一目标下的相互协作与相互制约。

最后,希望天下无贼,医患和睦,世界变得更美好,人人,尤其是人上人能够尊重客观规律行事,而不是想当然、好心办坏事。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不惑人随抒

评论

精彩评论
  • 2020-06-01 17:14:35

    这个真不好说了,人性这个东西,真是难琢磨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