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情雅致

  • 秋去冬来,又是一年

    秋去冬来,又是一年

    当窗外的秋白变得更亮时,我知道,冬天来了。抬头窗外,长满了斑秃的泡桐,叶子布满了黄斑,不管是如何的不甘心,也无法阻挡那不变的轮回,慢慢的退掉一身的青涩,掉落泥土,化身与苍无。也许是一种误解,胖子原来也是怕冷的,我就既怕热又怕冷,恨不得一年四季都与空调为伴。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一种劫难。无论怎么用力的关窗户,凉风依然能够自由的出入,仿佛还吹着若有若无的口哨,讽刺我的白费功夫。缩一缩衣袖,似乎暖和一些,但并没有什么鸟用,苦苦期盼的暖气,就跟害羞的小媳妇一样,怎么好言相劝,都不肯撤下盖头,赏一个笑脸给给我。在这骂娘的季节...

    闲情雅致 2019-11-16 348 6
  • 不惑抒怀偶得

    不惑抒怀偶得

    恍梦已近四十载始知少慧泯如尘无心挥斥高堂上劳得温食奉侍亲言微未弃青云志敏思一叶识林深经民济世无殊理偶感随抒不惑人...

    闲情雅致 2019-07-03 300 0
  • 胡雪岩故居印象

    胡雪岩故居印象

    ...

    闲情雅致 2019-05-29 280 1
  • 落叶飘零,枯木逢春

    落叶飘零,枯木逢春

     清明节后的第一个周末,倒春寒将将退去,本应当是一家人踏踏青,到郊外呼吸一下春天的气息,但因为另一个安排而无法成行了。消息传来,老家的本家大伯故去,我和妻子需要回去奔丧。儿子对于周末父母不能陪伴很不高兴,但胳膊拗不过大腿,最后也只能无奈接受。记忆力我参加的第一次丧事,是姥爷的故去。那大概是我上初中或高中的事情了,虽然时间有一些厂,但依然是我记忆最深刻,也最伤心难过的一次。姥爷对我很好,很疼我,其实姥姥也很好,在表兄弟、姐妹里面对我有一份特别的疼爱。那个年代的农村,生活非常困苦,姥姥年龄比姥爷大一些...

    闲情雅致 2019-04-15 296 0
1